财经理财 旅游资讯 服装服饰 家居生活 音乐资讯 故事会 电脑资讯 影视头条  
家电资讯 宠物资讯 面试技巧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育儿资讯 房产资讯 女性话题  
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戒毒
2021-11-24 18:39:50  来源:快娱资讯网 

耿乐搁下手中的书,又翻了几本俄文、法文著作……

这么多的外英著作,就是她都看不过来。

不由猜测谢易恺莫不是通晓多国语言,是个全才?

正想着,谢易恺将衣服替她送了来,见她在翻书,嘴角牵牵:“认真学习的谢太太很可爱!”

耿乐嘟嘴:“我不是马,这马屁拍了也无用!对了,这些书你都看得懂?”

谢易恺瞥了眼书架上的书:“看不懂!不过是买回来当摆饰,顺便充当下知识分子!”

“我就知道!”

她无趣地搁下书,接过他手里的衣服进了洗浴间,出来时已是一身袅袅婷婷。

“这旗袍好像不是家里的?”耿乐见衣服虽然合身,但工艺不及家里的精湛。

“谢太太很有眼光,这是我刚唤人去买的,自然不能跟家里的比,那些可是我特定请名家为你量身定做的!”

“难怪!”耿乐轻笑。

待她一身收拾清爽,自然要去办正事。

见谢易恺忤在原地愣愣地望着自己,不由打趣说:“那么谢先生,请带路!”

谢易恺摇头,只好在前面带路。

二人回到一楼,见那年轻的女下人正在煎药,谢易恺步上前说:“药熬好了,给白小姐送去!”

“是先生!”

耿乐朝那碗里瞟了眼,见那药汁浓厚,光是闻闻就知苦不堪言,忙捂着鼻子说:“看似病得不轻?”

“嗯!”谢易恺边走边应,不知何时手里已拾了圈钥匙,将储物室的铁门打了开。

耿乐方才知,为什么自己将二楼的房间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人,原来他将人藏进了储物室。

不由一怔。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何弄得这般神秘?

这储物室等同地窖,里面曲折幽深,螺旋式的石阶,蜿蜒而下。

几分钟后,看见一张小床横在眼前,那床上坐着个形销骨立的女人。

女人披头散发,穿一身宽松的白色棉质睡衣,此时弓着膝盖,面伏在膝盖上,柔弱无力地似乎在叹气,听到声音女人抬起头。

瘦削苍白的俨然一个鬼魅,把耿乐吓一跳,忙朝身旁的谢易恺靠去。

“别怕!”谢易恺安慰耿乐说。

女人朝谢易恺龇嘴大笑,那声音让耿乐觉得像是从骨头缝里迸出的,冷嗖的让她汗毛直竖。

女人的头发微卷,看似应该是个时髦的女人,只是病痛已让她的发质失了光泽变得枯黄稀疏,,不过细看女人的五官,你会发现她的五官非常细腻精致。

耿乐猜想,如果她的病康复,应该是个长相不错的美人。

“谢易恺,你放我出去!”

女人倏忽间从床上跳起,张牙舞爪的朝谢易恺喊道,吓得耿乐惊叫。

女人身躯动了会,就再也动不了,细一看,原来她脚腕上拴着厚重的铁链。

由于女人的不停挣扎,铁链早就在女人脚腕上勒出深深的血痕。

耿乐怯怯地说:“她到底得了什么怪病,为何要这么绑着她?”

谢易恺没有吱声,而是拍拍耿乐的肩头,将她安置在一旁,继而朝床上的女人步去。

“秀灵,该喝药了!”

谢易恺伏下身躯,柔声对榻上的白秀灵说。

白秀灵抬起那双空洞无神,早已黯淡无光的大眼,望着谢易恺,勾嘴冷笑:“我不喝!要么把那东西给我,要么就痛快的给我一刀!”

谢易恺闻之素指捏得咯咯作响。

“白秀灵,你的意志力呢,那东西虽然是魔鬼,可是只要我们意志坚强,就一定能克服过去的!”

说时朝一旁的下人使了个眼色:“把药给她灌下去!”

那下人闻声将药碗端过来,白秀灵眸光落在那碗上,冲着谢易恺又是哭,又是磕头说:“谢易恺,求你,把那东西给我,你让我当牛做马都行!我不要喝药!”

她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继而鼻涕眼泪相继流了出来。

这副恶魔附身,恬不知耻的,耿乐很快想到,这位叫白秀灵的女人吸食了大烟,谢易恺正在帮她戒大烟。

据耿乐所知,这种病,需要非常坚强的毅力,稍一放缓,就会断了又续,反倒加重患者的病情,直至无药可救。

“她……毒瘾发作了!”耿乐提醒谢易恺说。

谢易恺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一把提起白秀灵的头发将她头拎起说:“白秀灵,你好歹是个医生,拿出点勇气,把药喝了!”

谢易恺说时从下人手中夺过碗要给白秀灵灌下。

白秀灵见碗越来越逼近,瞳孔里现出惊惶,死命摇头挥打,终于将谢易恺手中的碗挥打在地,又怕谢易恺再逼她,直瞪着他,继而抓起谢易恺的一条手臂死命咬住不放。

谢易恺痛得闷哼,却没将白秀灵移开,而是任由她咬,仿佛通过这种痛,来惩罚他自己。

耿乐立在一旁看得惊心胆战。

实在想不通,谢易恺要有多大的信念,才将一个大烟鬼关在家里戒毒。

这女人与谢易恺究竟是什么关系?以致于他要这样不遗余力的亲力亲为?

“喜儿,再去端一碗来!”

谢易惕冲一旁发愣地下人说。

耿乐见状,忙说:“喜儿,你留下帮先生按住白小姐,我去端药!”

喜儿不确定地望着谢易恺,见谢易恺点了头,忙道:“是,太太!”

耿乐原路折回去,重新端了碗药回来,放在嘴边吹了又吹,直至适口了才拿给谢易恺。

白秀灵仍在拒绝,但被三个人按着,纵是疯劲再大,也已精疲力竭。

任由谢易恺扣住下巴,将药乖乖喝下。

三人见白秀灵把药喝下,终于松了口气。

那药有安神成分,白秀灵喝下后,很快睡着了。

谢易恺这才收回自己的手臂,顺手替白秀灵将被子掖角。

望着白秀灵苍白瘦削的脸,他脸上的线条一直绷得紧紧。

耿乐步上前,捋起他的袖管,一道清晰的齿印,连皮带肉的正往外滴着血水,她真说不出什么滋味。

三人陆续出了储藏室。

这一路耿乐居然什么都不想知道。

她看得出谢易恺对这个叫白秀灵的女人很特别,如果说他们真没有点什么,打死她都不相信。

她原先想借白秀灵让他离婚,如今看来这个念头只能暂时压在心底。


boo https://www.zhipin.com/
人生几何,爱就爱了
青蛙与朱庇特
寻找一个赛跑的对手
欠你一个拥抱
1
 
交换之祸
吃太多
双头蛇
古代串门规矩多
狐狸得救
在花瓣上散步的小蚂蚁
爱情创业
死人的衣服不要捡着穿
宝贝给我唱首歌呗,就一次
恐怖惊悚之夜
 
1
1
爱吹牛的小蚂蚁
17岁原谅寂寞
不恐怖之人鬼同床
复活的木偶人
充分认识细节的重要性
周郎:重情重义的一代儒将
戒毒
树精
专属味道
老和尚与金毛猴
1  
1
1
戒毒
树精
欠你一个拥抱
专属味道
小艳甜甜地笑了
盘活你的思路
老和尚与金毛猴
怪老头弗雷德
不离婚的理由
七情阴阳谱
快娱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