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理财 旅游资讯 服装服饰 家居生活 音乐资讯 故事会 电脑资讯 影视头条  
家电资讯 宠物资讯 面试技巧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育儿资讯 房产资讯 女性话题  
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我的娘是鬼
2021-01-12 15:23:32  来源:快娱资讯网 

每个人都有娘,我也有,可别人的娘是人,我的娘是个鬼。

我至今都不知娘怎么就看上了父亲,说实在,父亲长的不好看,脾气也不大好。姥姥说,是娘瞎了眼,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知道娘一辈子都没有后悔嫁给过父亲。

27年前,有个女子在满街的唢呐声中,头上蒙着块大红盖头,穿着喜庆的红色嫁衣,乘着花轿嫁给了父亲。不用说,这女子就是我的亲娘了,娘说,那是她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时候。

结婚三年,娘怀了我,恰逢父亲生意做顺,每天忙着应酬顾不得娘,只得请了姥姥来照看。父亲忙着生意总是很晚才回到家,娘就担心的跑到门口往着门口小路频频望着。

有一天凌晨时分父亲还没有回来,娘焦虑不安,姥姥受不住娘折腾,就外出找父亲。可是娘还是放心不下,挺着个大肚子拿着个手电筒也出去了。

走到王寡妇家窗外的时候,娘蓦然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声音有些小,可是娘就认定了那就是父亲,娘敲开了门,看着王寡妇和父亲衣衫不整的样子全都明白了。

娘捂着脸跌跌撞撞哭着转身跑去,手电筒掉了,天乌漆的黑,娘跑到了湖边磕着了石头......

等父亲和姥姥找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娘没了生气。给娘入殓的时候,姥姥把村里的李神婆请了来,李神婆一进门,就看向娘,说:“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

父亲信了,赶紧跑去找接生婆,村里的接生婆却不敢给娘接生,还是姥姥和父亲给人家下跪才把一个外科医生请了来,当外科医生颤抖着拿手术刀剖开了娘的肚子的时候,感觉到我还有呼吸才大松了口气。

李神婆看着我诞生却有些担心,跟姥姥说:“闺女舍不得孩子,头七必会回来,切记不可让她接近孩子。”

姥姥没把我给父亲养,把我抱走了,怨父亲没良心。

娘头七那天晚上,姥姥抱着我,鸡鸭忽的扑腾扑腾起来,土狗在院子里汪汪的乱叫着,姥姥知道,娘来了。

姥姥抱着我走到院子,看着院子迷迷蒙蒙的雾气,瞪着眼睛,眼神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伤心,喝道:“你不好好投胎转世去,回来做什么。难道真要将孩子也给带走吗。”

娘从迷迷蒙蒙的雾气里显出身影,望着姥姥怀中的我,委屈的低着头,说:“我放不下您,放不下孩子啊。”

姥姥沉默了,狠狠地闭着眼睛又睁开,眼里簌簌地流下泪水,心软了,再也板不起脸,毕竟这是她的女儿啊。许久姥姥犹豫地说:“那你该不会要带走孩子吧?”

娘用手抹了抹眼睛的泪水,说:“我没想着带走孩子,我只要看着她健健康康成长就好。”

我出生没几天的小脸红彤彤的,嘴角忽然弯起一抹弧度,像是笑了。娘乐了,双手伸向姥姥的怀中,娘想抱我。

姥姥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娘,还是将我递了过去。

娘双手围拢要抱我,可是拢过来拢过去,却碰摸不到我娇小的身躯,娘呆滞了,她是鬼,鬼碰不着人类。

不知拢了多久,娘终于绝望了,蹲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说:“这孩子就叫小乐吧,我希望他一辈子快快乐乐的。”

姥姥叫娘去投胎转世,娘一直没去,鬼节那天又来了。可是那天姥姥再也不让娘进来,因为娘头七的第二天我就发起了高烧,李神婆说这都是孩子弱,受不得鬼气。

那天鬼节娘就一直站在门外,风声在门外呜咽呜咽的徘徊,姥姥屋里坐着,眼睛哭肿,劝道:“投胎去吧,不要害了孩子。”

后来娘就再也没来过了,正当姥姥以为娘真去转世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这才让姥姥知道娘一直没走。

那天我三岁,父亲到县城里做生意,姥姥带着我到村上的老井浣洗衣服,我在一旁玩弄波浪鼓。

姥姥嘎吱嘎吱的转动着辘轳打水,等打好了满桶的水,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却一下子急了,我不见了!

姥姥顾不得想刚刚还在的我怎么就不见了,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逮到人就问:“有见到我家小乐吗?”村里熟识的人也帮着找,可是眼看天渐渐黑了还是找不到我的踪影,姥姥急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还好到了晚上有个去隔壁村探亲的婶婶回来了,婶婶说:“我回来的路上倒是碰到有个男的带着个哭啼啼的孩子,那孩子穿着粉黄色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您家小乐。”

姥姥心想,坏了,小乐穿的不就是粉黄色的衣服吗!这是遇到人贩子了!村里乡亲组织着赶紧追去,可是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追得上。这时姥姥想到了娘。

姥姥到了娘死去的那片湖,喊道:“闺女啊,小乐被人贩子抓走了,该怎么办啊,这都怪我。”说着,姥姥又哭了出来。

还好娘没走,湖水升起一片缕缕雾气,娘现了出来,娘说:“妈,您别着急,我去找,肯定会把小乐带回来的。”说完,变成一团白雾飞向远处。

等娘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被人贩子带到了二十多公里外的山路上,一团白雾笼罩在了人贩子的头上,然后人贩子就恐惧的跪在地上磕起了头,一个劲的说:“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当天晚上我就被吓破了胆的人贩子赶着夜路送回了村里。

三岁那时候我还没有娘的概念,当我懵懵懂懂有了娘的概念的时候。我找姥姥要,姥姥说,被你父亲害死了。我跑去找父亲,父亲就捂着脸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最后,是村里的婶娘告诉了我:“你娘住在村口那片湖里看着你呢,小乐乖乖听姥姥和爸爸的话哦,娘才会出来。”

我立马高兴起来,喜得屁颠屁颠的往村口那湖跑去,边跑边喊:“我要找娘!我要找娘!”

我飞也似地跑到湖边,双手在嘴边围成喇叭状,喊道:“娘!娘!”

湖面上静悄悄,娘没有出现我。起婶娘说娘住在湖里,就一个劲伸出头往湖水里望去,结果脚下一滑,我掉进了水里。

我拼命挣扎,像落水的鸡用双手不停拍打着水面,水扑扑的往嘴里灌,我喊:“救命!救命!”

在我没有力气挣扎,绝望的往水底落去的时候,水下突然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她将我托到了岸边。

我爬上岸,知道那是娘,顾不得刚才的惊险,高兴的一个劲的喊:“娘!娘!”

娘没有回应我,湖水静悄悄一片。

我回到家,跟姥姥说:“姥姥,姥姥,我找到娘了!我找到娘了!”姥姥却不让我再靠近那片湖,我只能偷偷摸摸的去,我常跟娘说话,今天说姥姥又训我了,明天又说父亲又很久不来看我了。

只是湖还是静静的一片,娘从来没有回应过我。

我7岁那年辛苦成疾的姥姥跌倒在了田里再也没有醒过来,父亲把我带走了。

这时候父亲已经在县城里买了套房子,很少回村里。父亲带着我去了县城,安排我在这上学。

在县城里的我想娘,想那片始终平平静静又救过我生命的湖。

2001年1月21日,父亲突地跟我说第二天要把娘带回家一起过年,我兴奋的一夜没睡,终于要见到娘了!

第二天晚上,父亲带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回来了,我高兴的喊:“娘!娘!”

那女人也一脸笑容,说“小乐乖。”女人在父亲家住了下来。

父亲让那女人接我上下学,帮我做饭。只是那女人在父亲面前表现一脸和蔼,在跟我单独相处时却总阴沉着脸。

一天,父亲很晚没有回到家,那女人就将我从床上揪起,狠狠揪着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和手被她弄的生疼。我哭着,趁她不注意咬了她一口,我打开门跑出了家。

等父亲找到我的时候,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蹲着,我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我说:“她不是我娘!”父亲看到我手上的淤青,一双眼睛红了。

父亲把那女人赶了出去,说:“小乐不是你的孩子,却是我的孩子。”

我还是想娘,想有一个娘。我想知道娘长什么样,我想依偎在娘的怀里。

终于放暑假的时候,父亲带我回了村里,他说:“这一回见你的亲娘!”我终于见到了我娘,是真正的娘。

娘浮肿着一张脸,脸白的恐怖,不停有水从她身上往地面流淌。娘看着我,紧张又有些怯怯地叫道:“小乐......小乐......”

可是看着我娘,我却躲在父亲身后瑟瑟发抖。我紧紧抓着父亲的衣服,我没想到日思夜想的娘是这么一副样子,原来娘真是鬼,娘真的好恐怖,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偏要见到娘呢。

我知道这是娘死时的模样,每个人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变成鬼就是什么样,只是有的鬼魂法力强大会变回生前的容貌,但娘在人间待了很多年却还没有太大的法力改变面貌。

父亲把我从身后拉了出来,直接拍了我的后脑勺一巴掌,说:“你不是想要见到你娘吗!你怕什么!”

我恐惧的结结巴巴,道:“可、可是我怕。”

父亲默然,跟我说:“无论你娘是什么样,她终究是你娘啊!”

我还是恐惧的不敢看向娘,娘一双眼睛红了,满满的泪水,娘说:“怪不得小乐,怪只怪我自己啊,我不应见小乐。”

父亲看向娘,满脸的悲伤和愧疚,说:“怪我才对。”

娘要走,回她那平静又寂寞的湖里。父亲却把娘劝了下来,只是娘每每看到我都会躲在阴暗的角落化成一团雾气。

我习惯了娘的存在,毕竟雾气不可怕,只是我却没有再当面叫过一声娘,我不知道是因为纠结还是恐惧。

我暑假要过去了,父亲要带着我回去县城上学。走的那时,父亲跟娘说:“婆娘,跟着我去县城里吧。”

娘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变成一团雾气飘浮,我知道这是娘在顾忌我。父亲看向我,我还是点了点头。

走的那时正好是中午,父亲拿着把伞帮娘遮着太阳送进车里。车里时不时有阳光照进来,按理说夏天会很热,可是在车里的我们就算没有开空调也有着一股凉气透心的舒服。

娘在车后座飘着,像是车里长了片云似的。一路上都是父亲在说话,娘没有说话,父亲以为她是因为不习惯出远门,只是娘到县城的时候身体变淡了些。

娘保持着在村里的生活方式,始终在屋里变成雾气,只是她却多了个任务,那就是每天早上唤醒父亲带我去上学。

2002年1月5日,那天我去同学家玩,到了晚上10点的时候我还没有回到家,父亲打了电话去同学家问,对方说:“小乐早早就走了啊。”

娘急了,问父亲:“小乐按照道理来说应该已经回到家了啊。”父亲也纳闷,只是那时候我出门没有带着手机,联系不上我。

凌晨12点过去我还是没到家,父亲也慌了神,连忙带着娘分头去找我。

娘飞啊飞,变成雾气就像是风一样飘过城市的霓虹,娘飘在网吧的窗口,小心的不碰触到强烈的灯光,小乐不在;娘飘在家附近的小巷里,小乐不在;娘飘在空中,穿梭各种各样的街道,担心又专注地看着过路的车辆,小乐不在车上。娘担心地在县城穿梭。

等娘找到我的时候,我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被几个小混混殴打着。

娘看到奄奄一息的我,怒了,就像是被碰到逆鳞一样愤怒了。娘浮肿的脸变成了青色,一双鬼眼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娘还能更加恐怖,那时我也才知道原来就算长的再恐怖的脸也有着世上难以形容的美丽。

娘愤怒的变成雾气笼罩住了小混混们,小混混慌了,只是身体动弹不得,最终还是倒下了。小混混死了,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伤痕,唯独一双眼睛恐惧的张着。

我知道那是娘第一次杀人,因为死了五个小混混,然后娘身上也多了五道淡淡的红光,怎么都不消退。

那时我已经虚弱的渐渐睁不开眼,娘化成人形走了过来,情不自禁的想搂我,手却穿过了我的身体,娘碰不到我。

娘急了,慌张的像护犊的母鸡一样,身上扑腾扑腾有着淡淡的白色光芒闪烁,可是娘还是碰不着我。

我挣扎着张开嘴巴,情不自禁叫出了声:“娘!”这是我清楚知道娘是鬼以来第一次喊她,娘呆住了。

我看不到娘那时候的表情了,因为我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我不知道娘是怎么把我送来的,后来父亲跟我说,我那天昏了以后娘又碰不到我,就着急回家找父亲,只是那时候父亲也没回到家。听说,那一天有很多人看见有鬼在县城飞来飞去。

我安好的出院了,娘身上那五道红光却随着日子的不断增进而越发扩散,娘也变得虚弱起来,问娘,娘总说没事。

一天,娘突然说想回到村里看看,父亲像是预感到什么似的,约好的生意也不去了,带着我跟娘回到了村里。

那天到村里的时候正好是夜晚,没有阳光,娘下了车就带着我和父亲在村里走着,走过各种各样的巷道,走过每一处农田和池塘。娘说,那是她跟父亲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娘又说,那是父亲向她求婚的地方,娘带着我们在村里走了个遍说了个遍。

回到村里娘突然变得唠叨起来,可是没两天娘再也没力气唠叨了。

2002年3月7日娘虚弱的漂浮在床上,那雾一样的身躯也变得若隐若现,像是随时要消失的样子。

父亲把李神婆请了来,李神婆进门看着娘只叹息,说:“无论是谁,是人是鬼都好,害了性命总有些因果报应,这事我也帮不了,我请我师傅过来看看。”

隔天李神婆把她师傅毕恭毕敬的请了来,李神婆的师傅是个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她打量了一会儿娘,诧异的说:“一般人死后变成鬼总是有些怨气执念,这也代表着法力的程度,想不到你居然连丝毫的怨气都没有。”

师傅又指了指那几乎扩散到娘全身的红光说道:“你法力微弱按理来说伤不了人,可是五个生命就偏偏在你手上陨落了,但你也该知道害了性命总是有报应,只怕你抗不过今天,甚至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哀痛欲绝,眼泪禁不住往下掉,说:“娘,是我害了你啊。”

父亲也哭,他突地给师傅下跪,说:“师傅,救救她吧,哪怕是用我的生命来换取她的安好都行。”

师傅沉默,许久叹了口气,说:“罢了,你们既然能找到我便是一片因果,但我是救不了她的,不过倒是能让她好好度过剩下的一天。”

说完,拿出一根香摆在娘身前点燃,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咬破了右手中指和着血液在一张黄纸上龙飞凤舞,符画好了。师傅将血符在娘的身体上方点燃,那符化成的灰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娘的身上。

那灰在娘的身上落下,娘的身体也变得渐渐清晰起来,甚至那浮肿的样子也渐渐改变,娘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那是娘身前的样子。

娘坐了起来,看着我泪水满面又呆愣愣的样子笑了,道:“小乐,娘美不?”

我哭着直点头,说:“娘很美,世上最美的就是娘了。”

娘像个孩子似的咯咯笑了起来,看着比以往身体还要凝实的样子,伸出手,试探性地想搂我,我知道娘想抱一下我。可是娘的手还是穿过了我的身体。

娘看向师傅,师傅说:“人鬼终有别,这我也无能为力。”

我突然想起了当年在湖里落水的时候娘用手托我上岸的样子,跟娘说:“娘跟我来!”然后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我跑到了湖边,一跳就跳进了湖里。我站在水里看向岸上的娘,傻傻地说:“这样娘就可以抱我了。”

娘站在岸上,一下子哭了。

2016年7月25日,我带着新婚妻子来到了娘的坟头,郑重地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

“娘,她将是我这一辈子的唯一!”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阴银匠》

《敲尸人》


漆面保护膜 http://www.nahtbam.com
和珅家庙中的刘墉墨宝
励志故事:诚实永远都不会吃亏
我和我的高个女友
眼前欢
1
 
淡去的紫萝兰
真实鬼故事之电梯
谁的银子大
不看也罢
肠子烂了
短篇灵异之风
这里是地狱
灵魂村落
山羊驮砖
孙膑装疯脱身
 
1
1
劳斯莱斯见证惺惺相惜的友谊
虎怕化缘
会动的木女人
要不……我嫁给你吧
《恶作剧之吻》直树30年后写给湘琴的情书
游泳池下面的尸体
鲜艳美丽皮大衣
生命兑换券
走错房间迷失情
有了梦想就不会感到疲惫
1  
1
1
我的娘是鬼
山羊驮砖
巧妙的退让往往会有意外之获
抠门儿
巴尔扎克骂自己
一杯鲜奶
害人的狼——害人者终会害己
1%的可能也绝不放弃
最后一班轻轨
恐怖故事之种人
快娱资讯网